2020年09月20日 星期日 晴间多云  最高气温:21℃ 最低气温:9℃ 风力:3级 空气质量状况(2020年09月19日):首要污染物 臭氧,空气质量指数:94, 空气质量级别: Ⅱ(良)    
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 | RSS订阅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政务公开 > > 我差点成为邪教“全能神”的境外奴工

我差点成为邪教“全能神”的境外奴工

独山子区人民政府 www.dsz.gov.cn 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28日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字号调整:
打印

阅览次数:166

“如果那次我的旅游签证批下来出国了,我的下半生就是境外‘全能神’邪教组织的地下奴工,永远都回不来了。”家在南方某县农村的段力伟(化名)眼睛湿润,对反邪教志愿者说道。“我要把邪教‘全能神’毒害我的经历告诉大家!”

迷信邪说,陷入邪教

我的妻子在2012年被老乡拉拢,加入了邪教“全能神”。刚开始她是偷偷一个人信,认为是“女基督”来了,只有信“神”才能躲避即将来的灾难。后来开始对家人传播和教唆,结果我在2013年6月也信了“全能神”。我们夫妻俩为“全能神”租房子做“接待家”,做“跑路”传信息,做“教会”“带领”传教,痴迷了“全能神”的邪说,为“全能神”卖命,做了许多蠢事、傻事、荒唐事。

精神控制,有病不治

被“全能神”精神控制后所做的第一件傻事,就是有病不治。2013年10月左右,我的小女儿扁桃体发炎引起严重咳嗽,去医院看了不见好转。妻子就说这个事是“神”在检验我们,要问“全能神”“教会”的人怎么办。“教会”的人跟我们说:“这是一场灵界争战,你越是去注重,它就会越得寸进尺。”看到妻子坚决不看病,那我也不管了。

我的父母看到我们对生病孩子置之不理,实在看不下去了。于是我爸带着小孩去卫生站,看了病,吃了一些药,没花什么钱,孩子的病就好了。当小孩病好了之后,妻子却说:“当我们的心不去注重家庭、肉体这些事时,撒旦魔鬼无机可乘便退去了。我们只有站住‘见证’,才能看到‘神’对我们的祝福了。现在小孩的病也好了,这不是‘神’祝福吗?”

现在醒悟过来,我才感受到当时自己跟妻子的思想完全被邪教的邪说扭曲了,小孩生病不但没有一点担心紧张,反而爱搭不理。父母带她去医院,把病看好了,却又反过来说是“神”的祝福,这不是头脑、思维出了问题吗?其实是对小孩极度不负责,完全失去了正常人性。

害怕末日,拒绝社保

第二件傻事发生在2013年12月。因我们夫妻俩是农村纯女户,没有违反计划生育的政策,政府奖励每年为我们夫妻俩购买社保与医保。我却被邪教“全能神”的邪说控制,对于这个别人羡慕的福利政策,我却毫不犹豫地拒绝。为此父母坚决反对我的做法,不断地劝说,却被我们完全无视。父母气得咬牙切齿,我们也常常遭受别人的讽刺与嘲笑,我反而认为他们目光短浅:世界都要结束了,地球都要毁灭了,还要什么医保、社保呢?灾难都快来了,这些东西能救你们吗?真是愚蠢到家了。

现在,我回过头来再看看自己说过的这些话,真的好幼稚、好无知。我这脑袋被邪教洗脑后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正常人的思维他会思考以后老了的问题,像养老、生病等等这些问题,而不正常的思维,考虑的是像“世界末日”“地球毁灭”等等这些杞人忧天的问题。现在对这些愚蠢的想法终于弄明白了,邪教渲染即将来临的世界末日是来恐吓与蒙骗信徒,以此来达到对信徒的控制目的。

泯灭人性,认亲为魔

到了2017年4月,我完全痴迷邪教“全能神”的邪说,对家里不信“全能神”的亲人变得越来越冷漠,视他们为思想对立的陌路人。与家人没有沟通也没有交流,做人做事的方式完全根据“全能神”的教义来实行,把不信“全能神”的亲人当成魔鬼撒旦,要跟他们划清界限。

我还曾因为受“信与不信本是不相合的两类人”的这些邪说控制,致使母亲差点自杀酿成大祸。

母亲跟邻居商量好要买一块地,还差2万元,她跟我要借,我因为母亲是不信教的,而且还常常反对我们信,因此我毫无商量余地地拒绝了她。父母亲看到我这么冷漠无情,伤心地抱头痛哭。随后母亲往门外跑,跪在地上仰天长叹,说:“老天爷,你睁开眼睛看看,这个不孝儿子,他欺负我一个老太婆……”

母亲见我还是无动于衷,便从门外拿了根木棍进屋,将电视砸了,而我依然还是没有丝毫妥协。母亲彻底绝望了,于是一边往外跑,一边说不想活。父亲看到情况不对,赶紧跟在母亲后面阻止,这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。

现在一想起这件事,我便懊悔自己的所做所为,反省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冷酷无情?父母养育我这么大,从来没有享受过我对他们的孝顺,反而还因为我信了邪教常常操劳担心。即使这样,不但没有得到我对他们的好,反而被我当成是自己追求所谓信仰路上的绊脚石。我这样的追求还有一点人性吗?是自己愚昧相信邪教的邪说走错了路。

妄想成神,险害人命

2014年9月我被选上做“教会”带领。几个月后,一个69岁的女信徒告诉我们,她侄子要劝她脱离“全能神”,跟踪她。我们害怕她侄子跟踪到“教会”报警,就要她去外面租房“躲环境”。我们每周安排一个女信徒给她送邪教资料,她每天自己在出租屋看“全能神”讲道。大概过了3个月,送资料的人告诉我们,这位老姊妹病得很严重,卧床不起,可能快不行了,让我们赶快安排人送她去医院治疗。

我们找了两个比较有经验的女信徒过去处理,在交谈了解后才知道,老姊妹已经绝食一个星期了。我们问她为什么不吃饭,她说“神”已经把她成全了,还在整间屋子贴满了她自己写的纸条,写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我们说煮点东西给她吃,她说这是撒旦的诡计我才不吃。有人说送她去医院,她更加抵触拒绝,又说“神”已经成全了她,她可以不用看病、吃东西。大家害怕她死了给“全能神”带来麻烦,就安排两位女信徒送她到附近的中医院。医生一看病人快不省人事,不敢接收,让赶紧送往大一些的人民医院去治疗。当我们急匆匆地把她送到人民医院时,医生说病人已经严重脱水,如果送晚一点没就救了。

通过这件事让我看到,邪教“全能神”信徒为了追求被“神”成全,已经完全失去正常思维理智,做出让人不可理喻的事,都已经奄奄一息了还在说傻话。

假冒出境,险为奴工

2014年12月,我所在的“教会”下发工作安排,要求各“教会”准备选派人员出国,到境外“全能神”“教会”“尽本分”。下发的工作安排说到:“我们是受造之物都应该要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,凡是体贴神的心意的神选民,都应该撇下一切配合神的作工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。”于是“教会”带领就安排我办理护照出国,去配合“尽本分”。我心里非常清楚,一旦出国成功,就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回来了,与家人从此不再相见。明知道会有这么一个结果,但是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地配合呢?而且毫不犹豫地将父母小孩放下不顾,拿了身份证户口本就打算一走了之?妻子说这是“神”的安排,谁也不敢有意见。

2015年4月,我们几十个被挑选出国的人,陆续被“教会”安排在南方一个大城市的出租屋进行培训。因为我们除了身份是真的,其它夫妻关系、工作单位、财产证明统统都是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捏造的。专门有人领着办理临时结婚登记、单位入职、办理银行账号、转账出账单等等,而且都是持旅游签证出境,通过海关后有人接应,到了“教会”就上交全部证件。为了顺利通过签证,所以需要对我们进行培训,不断熟悉签证面试和入境理由等相关内容,防止被人识破。

期间,某个晚上入睡前,和我同床的那位弟兄拿着手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我问他怎么了,好像有什么心事?他告诉我,今天晚上他老婆要从香港坐飞机去意大利。我一听就明白了,他老婆也是信“全能神”邪教的,现在他们夫妻俩被安排分开出国,而且要去不同的国家,他的签证国家是日本,出签结果还没有出来,他老婆就先走了,可能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,心里既纠结又难受。

我当时却安慰他说,今天我们面临这个选择,正是“神”对我们的检验等等。现在回想自己说的这些话,真的是被邪教泯灭人性。这一分离就是一辈子的事了,不能见面又没得联系,更重要的是,从此没有任何音讯了,是死是活彼此都没人知道。可想自己当时中毒有多深。

和我伪装成夫妻出境的是另外一个“教会”的女信徒,我们从来就没见过面。虽然签证材料做得齐全,但本来就不是夫妻。外国领事馆的签证人员问我们,小孩为什么不一起去旅游?我们当场就露馅了,被拒签了回来,只好灰溜溜各自回家。后来才知道,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里像我们这样捏造身份非法移民被拒签的很多,也许是早已被别的国家注意到了吧。

如果我出境了,又会是什么状况呢?一个人在异国他乡,没有合法身份,没有亲人,语言不通,又没有钱,只有拼命地为邪教“全能神”卖命,为“教会”免费做劳工,在外面打黑工交奉献款,摆地摊宣传邪教。

现在一看,这样的傻事我当时竟然没有丝毫的顾虑。据了解,出去的人大多数成为邪教“全能神”的地下奴工,能回国的都是被当地政府发现非法移民被遣送回来!

如今,我已经从邪教“全能神”的泥潭里走了出来,对“全能神”的邪教本质认识清楚,不管它如何变换邪说,其邪恶的本质是不会变的。现在我不会再受其恐吓与迷惑了。我要尽自己最大去努力去奋斗,追回自己曾经失去的东西,好好弥补对家人的亏欠。

转载链接:http://www.chinafxj.cn/c/2020-07-28/1233945.shtml



网站地图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总访问量是 48996940

开办单位: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人民政府

主办单位:独山子区政府办公室 承办单位:独山子区政府办公室 独山子区信息化办公室

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器 新ICP备1400198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:6502020001

新公网安备 65020202000002号

技术支持:克拉玛依市独山子红有智联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0992-36551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