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多云间晴  最高气温:11℃ 最低气温:0℃ 风力:3级 空气质量状况(2018年10月20日):首要污染物 臭氧,空气质量指数:52, 空气质量级别: Ⅱ(良)    
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 | RSS订阅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信息公开 > 倪雪英:“法轮功”带给我家无尽的伤痛

倪雪英:“法轮功”带给我家无尽的伤痛

独山子区人民政府 www.dsz.gov.cn 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11日 来源:丝路清风网
字号调整:
打印

阅览次数:135

我原先在南京无线电元件九厂工作,曾经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丈夫彭继龙,玄武水电安装公司的退休职工,还有儿子。我们这个三口之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但也和睦幸福。可是转眼之间幸福生活不再了,如今我丈夫彭继龙因痴迷“法轮功”不看病吃药最终因病去世,儿子37岁了至今还没结婚,家里住的是最简陋的房子。这能怪谁了,只能怪我们,怪“法轮功”邪教,是李洪志害了我们一家。

倪雪英(左)现身说法,控诉“法轮功”邪教对她家庭的伤害

说起我和我丈夫彭继龙误入“法轮功”邪教的经历还要从1998年说起,那时候我身体不是太好,有严重的胃炎,每月医药费都比较高,就想着是不是多加锻炼让身体好起来,能够减轻些家庭的负担。那会儿气功热,我平常早起之后就去和一些老年人一起练练气功,后来有老邻居跟我讲,他们现在都在修炼法轮大法,练习之后可以消业祛病,并且说她自己练习“法轮功”以后连小感冒都没有了,身体特别的好,说是我人好有缘才介绍我去练的。当时听说可以消业祛病,不用再去医院了,我就跟他们后面练习了。那会儿早上练功,晚上回家认真读《转法轮》,渐渐的我就痴迷其中了,后来又把我丈夫彭继龙也拉入了练习“法轮功”的队伍。这样我们夫妻俩都渐渐陷入了“法轮功”邪教的泥潭。

从那以后我和我丈夫彭继龙就成天痴迷于“法轮功”,那会儿真是把李洪志当成再生父母了,无时无刻不崇拜李洪志,把他当成了至高无上的“神”。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“法轮功”之后,我和老彭所在单位多次派人上门,希望我们能够和“法轮功”邪教划清界限,我的父母都是老党员,他们坚决反对我和老彭练“法轮功”。他们苦口婆心的劝说,甚至都要给我下跪了,我们那会儿就是听不进去。后来因我们执迷不悟和父母不再来往,我父亲原先身体就不太好,就是因为我们的痴迷,最后气得中风半身不遂。可是那会儿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,每天除了打坐练功,就是和功友们交流心得,希望自己能够练功“精進”,甚至为了练功,荒废了工作。家里经济条件渐渐的恶化,甚至连买米买菜都紧紧巴巴,可是为了给身在美国的李洪志过个假生日,我们夫妻还是拿出家里仅有的点钱去买上最好的蛋糕,心里想的就是李洪志能够保佑我们全家。可是家庭的经济困顿,还有对小孩的影响以及一些练功“精進”的功友的去世让我渐渐产生了疑惑。那会儿光华路街道的反邪教志愿者们多次上门帮助我,一开始他们也不谈“法轮功”的事情,就是真心实意的给我们家解决实际困难,为我安排工作,为老彭解决医保医疗等费用,而“法轮功”李洪志却对我们这些信徒的苦难不管不顾,我渐渐感觉到自己上当了。在反邪教志愿者耐心说服帮助下,我渐渐认识到“法轮功”邪教的危害。2011年那会儿我醒悟了,并积极帮助反邪教志愿者们做我丈夫彭继龙的工作,可是他就是死心不改啊,最终走上了这条死亡之路。

2017年7月在彭继龙的灵堂上其子向反邪教志愿者们讲述“法轮功”残害其父致死的经过

2014年,我发现老彭有较严重的高血压、高血糖,多次要送他到医院就诊都被他拒绝,小孩到医院开了些降血压、降血糖药让他定时服用,可是彭继龙心中只有“法轮功”“消业祛病”那些歪理邪说,悄悄的将这些药藏了起来甚至扔掉。由于他不按医嘱服药,2017年7月20日突发脑梗,瘫倒在家中。我发现后立马拨打了120抢救电话将他送至南京市第一医院抢救,虽然医护人员费尽全力,可还是没能将老彭他从死亡的深渊里拉回来,68岁的年纪里就离开了人世,留下了无尽的悔恨。看着如今残破的家庭真的只有悔恨,“法轮功”带给我们家庭真的是无尽的伤痛!

今天我把我们家的悲剧故事展现给世人,就是让大家清醒地认识到邪教“法轮功”通过歪理邪说控制信徒的丑恶嘴脸,他们敛财害命,让一个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最终走上了这条不归路。



网站地图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总访问量是 10580618

开办单位: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人民政府

主办单位:独山子区政府办公室 承办单位:独山子区政府办公室 独山子区信息化办公室

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器 新ICP备1400198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:6502020001

新公网安备 65020202000002号

技术支持:克拉玛依市独山子红有智联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0992-3655199